红医原创文学——过年真好
发布:2019/04/01 热度:

有些人说,小时候总是盼着过年,长大了却害怕过年,不知道为什么怕,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,但是确实就是怕的。他们之中有的是怕自己变得已不再是小孩子,再也不能撒娇顽皮着讨压岁钱了;有的是怕自己已不再年轻,干什么事都要思前想后,顾着离开父母的另外一个属于自己的家;有的开始害怕自己已经变老,陪着孩子亲人的时间正在一点点地溜走,想抓却抓不住……

记得我五岁的时候,我问妈妈喜不喜欢过年,她说不喜欢,我好奇地瞪大了眼睛,她说过年要花好多钱的呢,我说妈妈小气,她就笑。

那时候屁颠屁颠的我,觉得什么都很新奇。尤其是过年的时候,看着爸爸贴的春联要问,看着身上的新衣服也要问,看着摆在院子里的放满馒头和菜的桌子也要问,看着淡黄色的大页纸着火的时候也要问……总新奇地看着街上一群群的人互相拱手笑着说过年好,总新奇地看着大家给太爷爷一起磕头,然后被爸爸按着也跪在地上磨头发,每年这一天总是要走很多路,累的时候可以骑在爸爸肩膀上,到每一家都会听从爸爸指挥称呼长辈,然后兜里被塞满吃的……

我不知道我到底害不害怕过年,可是,可能是总有一些抵触的罢,总是希翼要么时间回转,变回五六岁的年纪,作天作地,不用考虑得太多,永远也不用长大;又或者是快些老去,到白发苍苍的年龄,揽着怀里的小孩子,和他们笑语欢声,不用去经历长大的过程。然而,每当我坐在房间里听到外面响起的鞭炮声时,我是多么想早一点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啊!这样的感觉又总有些复杂的,是想,却又想不是在这样的一个年纪踩进去。

很多人吐槽说现在的年越来越没有味道了。诚然,物质生活的富裕总会让人们不自觉地追忆往昔,可是,我想之所以大家感觉不到小时候所沉醉的年的氛围,恐怕就是大家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无奈与惶恐吧。

作为节日,它们多只是一种生活里的标志和符号,不断地帮大家记录着岁月的痕迹,一年又一年,有的变了,有的却始终如一。

想一想,一生到底多长。我已度过七千多个日夜,未来的日子不知几何,即便多有虚度,我总想安慰自己,不必在意。我只是来这里歇歇脚,说不定有来世,会有更漫长的路途在那里等我。

年前下了点雪,到了初一还没有全部消融,路边的冻青树的枝叶上还有些隐隐的白,门前房屋上瓦片下冰棱长长地垂着。正在望着这些发呆,妈妈走过来看我。不知怎的,她和我说道,过年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创新学院104期红医班  韩人杰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